锦州万里酒柜

单麦威士忌:给少数人品味的琼浆玉液

发表于:2022-08-16 作者:万里酒馆编辑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08月16日,他们所关心的,并不是为成千上万的人提供饮品,而是生产琼浆玉液供少数人品味以写生活方式类随笔著称的法国作家彼得·梅尔,曾在某篇文章里抱怨大工业生产对人类味蕾的摧残,很多食品和饮料徒有其表,不堪回味。不过

他们所关心的,并不是为成千上万的人提供饮品,而是生产琼浆玉液供少数人品味

以写生活方式类随笔著称的法国作家彼得·梅尔,曾在某篇文章里抱怨大工业生产对人类味蕾的摧残,很多食品和饮料徒有其表,不堪回味。不过,他接下来说,"尤物也并非一无所剩。远在苏格兰,仍然有人致力于这样的英雄伟业。他们所关心的,并不是为成千上万的人提供饮品,而是生产琼浆玉液供少数人品味。他们速度很慢,却是精工细作,产量自然也极少。他们做的是蒸馏型的单一麦芽威士忌酒。"

在普遍的感觉上,威士忌世界里一直占据主流位置的是调合威士忌,这些谷物与麦芽混调后的威士忌价格便宜口感好。实际上,在威士忌的原产地苏格兰,很多人非单一麦芽威士忌不饮;在欧美等成熟市场,单麦威士忌也一直是懂酒人的最爱。眼下,苏格兰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厂家有上百家,每家都各具特色,知名度高的代表品牌则包括苏格兰斯佩塞德(Speyside)产区的格兰菲迪(Glenfiddich)、苏格兰高地的格兰杰(Glenmorangie)、麦卡伦(McClellan)以及艾莱岛(Islay)的塔里斯客(TALISKER)等。

格兰杰是其中的老牌,建自1843年,保有着全苏格兰最高的蒸馏器(蒸馏器的高度意味着只有极轻极纯的蒸汽才能升到最顶端为酿酒所用),也多次在国际权威级葡萄酒与烈酒评比大赛中囊获大奖。日前,该品牌首席大使David Blackmore在上海摆开威士忌品酒桌,带来旗下全新单一麦芽系列四款产品:经典格兰杰THE ORIGINAL、雪莉酒桶窖藏陈酿THE LASANTA、波特酒桶窖藏陈酿THE QUINTA RUBAN以及苏玳酒桶窖藏陈酿THE NECTAR D'òr。

THE ORIGINAL很典型地呈现了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口感:品牌标志性的花香与果香、应有的辛辣味,飘渺绕舌的麦香和木桶香味堪称纯正。一般来说,Highlands威士忌相较斯佩塞德等产区威士忌更为粗犷,但这款THE ORIGINAL却控制得更精致。

David Blackmore个人非常喜欢THE ORIGINAL。这个土生土长的苏格兰人味觉敏锐,据说能轻易分辨出苏格兰任何一种单麦威士忌。他强调了THE ORIGINAL的一个酿造秘密:"如同中国人用上好的泉水沏茶,好的苏格兰威士忌酒厂边经常会有一眼好泉水。至于我们的泰洛希泉水,它深埋地下超过百年,含有丰富的矿物质。为了保护这眼清澈的泉水不受污染,1989年时,我们干脆买下了它周围650英亩的土地!这和有些威士忌以江河水为原料当然结果不同。"

而涉及格兰杰对威士忌世界的贡献,它于单一麦芽之外,所带来的某种万花筒般的味觉感受不可不提--这个酒庄曾于2008年夺得《威士忌》杂志年度先锋奖(Whisky Icons Awards)以及"年度创新酒庄"(Innovator of the Year)两项桂冠,它出色的橡木桶管理以及管理之下的"窖藏陈酿系列",以其万花筒般的多重味觉感受,树立起行业标杆地位。

以品牌总酿酒师Bill Lumsden的观点,"一瓶顶级威士忌,其风味仅四成源于蒸馏,其余至关重要的60%,取决于橡木桶。"格兰杰所用的橡木桶,全部来自美国奥索卡山脉的百年橡木林--这里的白橡木生长缓慢,有的长达200年。它们年轮细密,孔小而均匀,非常利于威士忌的呼吸和发展。"格兰杰对橡木桶管理的严苛有几个细节可以体现:其一是这里的橡木片被要求在室外风干3年以上才能做成木桶,而一般业界普遍使用72小时烘干木桶;其二是新的木桶先用来存放美国波本威士忌,长达4-5年,确认木桶充分软化和熟化好,才运至苏格兰;最后一点是所有的木桶,只使用2次就废弃不用。很多酒庄是物尽其用地将橡木桶反复使用达7次之多,而我们坚持只使用头道桶和二道桶,成本确实昂贵,但是能从橡木中获得更理想的香气。"David Blackmore说。

格兰杰有一个万花筒品牌封印,在它的原产地、苏格兰东北部罗斯郡坦恩镇(TAIN),公元8世纪的古老民族皮克特人(PICTS)留下了 Cadboll石雕,纵横交错的螺旋纹组成万花筒图案。如今,它代表格兰杰所推举的万花筒般多重味觉感受。这种感受,来自换桶陈酿。在David Blackmore摆开的品酒桌上,三大"窖藏系列"正是其成果。首次陈酿10年之后的威士忌被放入手选的雪莉酒、波特酒或者苏玳贵腐葡萄酒老桶中,二次陈酿两年。这些老桶基本不改变威士忌的本质,只为延展它的风味。

雪莉酒桶窖藏陈酿THE LASANTA上口有丰富的坚果味和雪莉酒香气,未经冷凝过滤,酒精含量在46%,显得充实而热烈;波特酒桶窖藏陈酿THE QUINTA RUBAN在RUBY PORT桶里二次陈酿后,口感明显圆润,带着黑巧克力和薄荷味,闻起来很香甜,上口却非常干,有丝柔质感;苏玳桶藏过的THE NECTAR D'òr也是46%酒精度,尝上去的典型特征是猛烈而甘美,令人印象深刻。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即便有了口味丰富的窖藏陈酿,还是有很多酒客钟情THE ORIGINAL。单一麦芽的美妙始终在细斟慢品之后印证"少即是多"。通常,我们人类会为简单中蕴含的复杂和变化而沉迷,某种默契共享又将这种沉迷提升境界。对于威士忌,最好的赞美正与此相关。正如一再被提到但依然不能不提的、你我都向往的、村上春树那几句:"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就无需那么麻烦。我只需默默递出酒杯,你接过去安静地送入喉咙即可。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