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万里酒柜

专访Michael Baum:在勃艮第拥有酒庄是一种奢华

发表于:2022-08-12 作者:万里酒馆编辑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08月12日,2014年8月,勃艮第300多年历史的酒庄Chateau de Pommard再次易手。加州硅谷的亿万富翁、52岁的Michael Baum击败LVMH等竞争对手, 以近6000万欧元拿下这个包含两座

2014年8月,勃艮第300多年历史的酒庄Chateau de Pommard再次易手。加州硅谷的亿万富翁、52岁的Michael Baum击败LVMH等竞争对手, 以近6000万欧元拿下这个包含两座历史城堡和一个20多公顷独占单一园的地标级著名酒庄。

回想2012年,澳门商人吴志诚(Louis Ng )以800万欧元收购田产不到2公顷的Chateau de Gevrey -Chambertin,引起勃艮第当地酒农协会及公众舆论种种抨击与不满。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美国人Baum此次规模大十多倍的收购却似乎在一片赞许认同声中完成。收购背后有什么故事?Baum这位在高科领域叱咤风云20多年,先后成功创建并巨额转手五个公司的硅谷大亨为什么爱上勃艮第?我到访Chateau de Pommard酒庄,向Baum本人寻求答案。

《葡萄酒评论》:您从何时开始在法国寻找酒庄投资机会?

Michael Baum (以下简称MB):早在2003年前后,我就在一个专注葡萄酒地产交易的银行家朋友帮助下,开始寻找各种机会。起先在波尔多,2010年我第一次来到勃艮第,对这里的土地和葡萄酒产生了浓厚兴趣。记得当时有一个年产2~3万瓶的Auxey-Duresses小酒庄待售,但问题是酒庄深陷财务困境,债务重重……

《葡萄酒评论》:2012年Chateau de Gevrey-Chambertin(后被澳门商人Louis Ng收购)待售时,您没有兴趣吗?

MB:对我而言,首先这个酒庄规模过小,不是我所要寻找的;其次,售价之高已不允许买家获取任何合理的投资回报。

《葡萄酒评论》: 您是怎样在第一时间得到Chateau de Pommard待售的信息的?

MB:三年前我常在巴黎,开始加强力度寻找在勃艮第的投资机会。我的银行家朋友告诉我,Chateau de Pommard当时的主人、法国房产建筑大亨、73岁高龄的Maurice Giraud因两个有继承权的子女都不愿承接酒庄管理工作,被迫选择将其出售。另外我猜测,Giraud先生因离婚案急需回笼资金,也是其出售酒庄的原因之一。

《葡萄酒评论》:您在收购过程中是否遇到种种困难?

MB:首先,要对Chateau de Pommard做出正确估价是很困难的。它具有多重独特性:两座几百年历史的城堡、享负盛名的勃艮第最大独占单一园等等。酒庄即使在没有额外投资的情况下,目前也是正常盈利的,财务状况良好。我们的收购价格使得实现合理投资回报成为可能,虽然我们的投资期望是25至50年,而不像高科技行业那样是5到7年。

酒庄由前主人掌控下的两个法国公司所拥有,分别管理田产以及种植酿造业务。出售前这两个法国公司被转到一个卢森堡公司旗下。事实上我收购的是那个卢森堡公司。这让我避免了不少法国法律及监管机构(SAFER)对葡萄园产权转让的限制。举例说,假设我收购的是一个法国企业,那么在田产出售时,当地村庄的其他酒庄将拥有投标优先权。这一点我完全避免了。整个收购过程还是相当顺畅的。

《葡萄酒评论》:从投资角度,您选择酒庄或田产的主要目的和标准是什么?

MB:投资酒庄和葡萄园是实现在高科技领域之外投资组合多元化的一种方式。同时我热爱葡萄酒,拥有一个勃艮第酒庄给我带来激动人心的文化体验。然而这种投资立足长远,并不能带来立竿见影的回报。以同样的资金,我可以在硅谷以更快的速度赚到更多的钱。

事实上,在今后几年中,我们还将投入至少等同于收购价的资金来实现对酒庄的更新与扩展。我们的回报视野是25到50年,而回报中很大一部分将来自田产本身的增值。比起高科技产业,葡萄酒是低风险低回报的投资。未来理想的收购对象必须是具有一定经营规模、正在盈利且拥有发展潜质的酒庄,收购价格也要在合理范围之内。

《葡萄酒评论》:媒体报道说您计划在今后五年内将Chateau de Pommard建成集酒庄、豪华宾馆、SPA、顶级餐饮以及艺术馆为一体的葡萄酒旅游文化中心。

MB:我痛恨"葡萄酒旅游文化"的叫法,让人联想到一辆大巴带来一大群游客,四处拍照留念。我要提供的是最奢华享乐精致的勃艮第体验。但全部计划的实现至少需要五年时间。

我还希望建立崭新的酿酒车间和酒窖。然而在法国,一切都比预计中进行得缓慢。尤其作为一个勃艮第酒庄,任何建设工程都必须获得来自四个不同政府机构的审批:当地市政府、法国建筑协会、法定产区管理协会(INAO), 再加上从去年起,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协会(UNESCO)!

《葡萄酒评论》:从硅谷的高科技领域到古老的勃艮第,跨度太大了。您是怎样做到的?

MB:我的愿望从一开始就是同当地人做朋友,真正融入勃艮第生活的千丝万缕。我接手城堡的第一天就打开大门,邀请Pommard村所有的酒农来城堡做客品酒。我还拜访了村长大人,倾听了整整一小时他对我的前任的种种抱怨。现在我们已成为好友,他给酒庄提供了很多帮助。

在加州硅谷,一切都高速运转,一切都似乎能够被掌控;在勃艮第,所有的一切都变慢,而靠天吃饭的葡萄种植业更是超越人类所能掌控的范围,思维方式及心态也需随之改变。在经历了一年多最初的迷惑之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节奏。我在加州其他事业的成功也确保我能拥有这份在勃艮第过慢生活的奢华。是的,在勃艮第拥有一个酒庄而不期待即时回报是一种奢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