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万里酒柜

白酒行业要学习明星“脱”的坦荡“穿”的漂亮

发表于:2022-11-29 作者:万里酒馆编辑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11月29日,白酒业最需要学习的是舒淇,把过去几年脱掉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去。舒淇的穿和汤唯的脱,撩动的都是人性皮袍下的欲望和灵魂深处的触动。同样,几千年传承的中国美酒让人流连忘返的不是琼浆玉液,而是蕴含其中的天地精

  白酒业最需要学习的是舒淇,把过去几年脱掉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去。舒淇的穿和汤唯的脱,撩动的都是人性皮袍下的欲望和灵魂深处的触动。同样,几千年传承的中国美酒让人流连忘返的不是琼浆玉液,而是蕴含其中的天地精神和灵魂触动。

  如果没有酒,中国文化的一半将会成为废墟,那么,今天我们谈论中国名酒的价值和未来走向,是不是应该反思?

  中国的名酒在天地精神和权贵逻辑中穿梭前行,但是过去的数十年我们似乎没有看到那种久违了的天地精神。过往白酒的黄金十年,夹杂在政商二元的权贵逻辑和消费升级的白酒行业出现的景象多是大词泛滥、国字当头、概念重生,显示出想象力的匮乏和苍白,在过度包装和全民卖酒的喧嚣中,大家都在争食于这场财富的盛宴,并于国家新主政令下戛然而止,在陡然而来的寒潮下,开始恐慌于未来的走向。

  我们一方面从天地精神中寻找中国酒生生不息的传承力量,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能从秦汉以来,发现中国文官模式下形成的官僚权贵阶层带来的周期性酒文化消费风潮和阶段演变有着惊人的历史演变。

  过往三十年我们的酒产业迎来了"黄金大发展"时期,但是我们似乎没有看到这个行业之所存在的本源价值,那种天地精神、那种"醉者神全"只能悄然、碎片式地散落在民间角落,白酒主流的消费形式俨然成为炫富的风标,陶渊明辞官归来最温暖的梦想就八个字"携幼入室,有酒盈樽":拉着自己家孩子的小手,回到屋里,桌上烫着一壶酒。

  面对这种失落的风范,无论是名酒还是无名酒,如何去、创造那种触摸心灵深处的感动、华彩和寂寞,才是酒文化生生不息的根源。具有厚实历史文化遗产的名酒们更应该去承担这份历史的责任和使命,让这个产业在权贵逻辑和吏治周期下依然显示出熠熠生辉的力量,从而消减时时出现的"倒白(酒)运动"背后的社会情绪和白酒的腐败形象。

  最近,和一位几年来依靠行业外整合的渠道模式异军突起的黑马企业负责人聊天,聊到最近茅台系列酒降价对其的影响时,笔者告诉他:"你最需要学习的是舒淇,把过去几年脱掉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去",在全民卖酒的风潮下,很多依靠特定渠道模式快速成长的企业销量快速下滑,如何从"下半身的渠道走向上半身的品牌"是这些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

  而对于中国的名酒品牌们,在行业衰退面临商业思变的背景下,更需要学习的不是舒淇的"穿",而是"清清白白"的汤唯"干干净净"地脱:即使面对渠道商群的退潮,也依然让人肃然起敬,不能亵玩,名酒"清白"的底蕴和"干净"的凭借似乎并没有激发。

  坚持,是守望一个长远的未来;迎合,是拥抱一个喧嚣的当下。在这样的时代,坚持还是迎合,是一个问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