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万里酒柜

长跑14年 这次郎酒IPO会如愿吗?

发表于:2022-12-03 作者:万里酒馆编辑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12月03日,6月11日,郎酒股份更新招股书,其2021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实现大幅提升,这是自5月28日证监会提出反馈意见后的更新版,意味着郎酒距离IPO的实现更进一步。此前在2020年提交招股书后,因为

6月11日,郎酒股份更新招股书,其2021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实现大幅提升,这是自5月28日证监会提出反馈意见后的更新版,意味着郎酒距离IPO的实现更进一步。

此前在2020年提交招股书后,因为保荐机构的关系,郎酒的上市进程一度暂停,那么这一次,郎酒会如愿吗?

长跑14年,这一次IPO近了吗?

郎酒的上市历程绵延了十多年,中间波折不断。

第一波谋划上市早在2007年之际,但是因为彼时郎酒体量不足、盈利能力有限,最终未能进入到下一步。

第二次谋划,发生在上一轮周期。2009年,郎酒被列入四川省金融办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中。不止是成了上市的重要后备力量,当年郎酒在营收上更是气势如虹--在2013年行业调整期之前,郎酒就已经突破百亿大关,成为当时少有的"百亿俱乐部"成员之一。

但是,郎酒采用"压货"式的方法,在短期提升了销售回款,却造成了动销无力,这使其在"调整期"大幅下滑埋下了隐患。

到了2013年,受"禁三公"等相关因素的影响,酒业进入深度调整期。而郎酒方面,也因为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协助调查等事项,导致管理失控,郎酒销售额直线下滑,到了2014年,据称已经不足50亿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郎酒第二次上市的努力自然宣告失败。

其后,汪俊林的回归、酒业调整期的结束,都为郎酒的再度上升提供了外部环境。

2015年底至2017年,郎酒倾尽资源重点打造青花郎,并将其定位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2016年,郎酒集团进行重大调整,将与酒有关的产业全部整合到郎酒股份,并计划郎酒股份在2019年上市。

2018年,泸州市曾印发《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通知》,其中提及,要到2020年力争郎酒成功上市,主营业务突破200亿元。这意味着,郎酒再度上市的计划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据称,2018年郎酒销售额再次突破100亿元。虽然未曾上市,但是与上市企业之中少有的"百亿俱乐部"成员并驾齐驱。

2020年5月28日,郎酒正式向中国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但在2020年7月10日,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于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12个月的监管措施。

到了今年,郎酒再度提交招股书,代表着历经十多年、数次搁浅后,这个被业界预告为"酱香第二股"的企业,距离IPO更进了一步。

两大风口加持,拥有了更大机会?

与前几次的搁浅不同,这一次冲击上市的郎酒,拥有了更好的外部环境。

"一是酱酒业热愈演愈烈,二是四川省对于优质酒企的支持。"有业界人士认为,郎酒这一次争取上市,得到了两大风口的加持。

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随着茅台的回归,酱酒市场逐渐趋暖,2019年至今,酱酒热达到顶点。这对于以青花郎笑傲酱酒市场的郎酒来说,无疑是第一大利好。

在业界看来,虽然青花郎的酱香风格与茅台并不相同,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酱香热中的重要一份子。

2019年,酱酒产业以占白酒总产量7%左右的占比,完成了行业21.3%的营业收入,实现了行业42.7%的利润总额,成为中国酿酒行业最具竞争力的板块。

相关研究机构指出,近年来,酱酒产业增速表现明显好于其他香型。目前酱酒尚处于快速成长期,预计未来十年CAGR达到10%,收入占比有望提升至40%。据测算,未来5年,酱酒市场规模将由现在的1000亿元出头,提升到2800亿元以上。更有咨询公司指出,长期来看,酱酒产业的规模有望达到5000亿元以上。

这无疑给了郎酒更多信心,也让拥有知名酱酒品牌的郎酒,在上市一事上拥有了更多有利因素。

据悉,以产能规模来计算,郎酒优质酱酒年产量3万吨,已有老酒存储13万吨,这些是郎酒的核心资产。未来,郎酒规划老酒储存达30万吨。

对比之下,目前整个遵义地区酱酒总产能约在30万吨,一方面表明郎酒在核心资产上优势极大,另一方面,四川省多次出台的有关支持白酒产业发展的规划案中,郎酒作为名优白酒,都占据有重要地位。

早在2018年,泸州地方政府就明确表达了要支持郎酒上市的意愿。而在四川省政府最新发布的《推动四川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中,对优质白酒产能、重点产区、重点企业、重点品牌的支持,"浓酱双优"的发展模式,无疑都表现出对郎酒的支持。

从政策因素、市场因素来说,郎酒上市已经是"万事俱备"了,只差"IPO"。

历史问题会否成为上市障碍?

就上市条件来说,郎酒目前外部环境极佳,自身状况也较为良好。

据今年6月郎酒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郎酒实现营收32.22亿元,同比去年增长293.44%;实现营业利润16.92亿元,同比去年大幅增长10679.76%;利润总额为16.9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2.60亿元。

2020年郎酒实现营收93.37亿元,同比增长11.85%。实现归母净利润25.02亿元,与2019年的24.25亿元相比,同比增长3.18%。

从数据上可以看出,尽管未能达到此前预定的2020年实现200亿元营收的目标,但是在遭遇疫情的特殊情况下,与其他企业相比,郎酒仍然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

这种盈利能力自然是上市的基础条件,也是最重要的指标。但与此同时,在拥有良好外部条件以及自身盈利能力的前提下,一些潜在的问题或许会造成上市隐忧。

此前的5月28日,证监会就一年前郎酒股份递交的上市申请文件提出反馈意见,要求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核查并披露企业涉及规范性、信息披露及其他等共计53个问题。

正是这一份反馈意见,促成了郎酒对招股书的再度更新。但是业界对于更新后的招股书是否能够完美回应证监会的疑虑,还不十分确定。

"保荐机构对于这些问题,都会有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但是能否百分百予以解决?这一点是存疑的。"有业界人士表示,此前国台方面就因为证监会的问询而决定暂时终止IPO。

在审核过程中,历史沿革与股权问题也有可能构成障碍。

在证监会针对郎酒上市申请所发出的相关问询中,就明确提及了郎酒的"历史沿革",问询"郎酒改革程序是否合法?国有资产是否流失?"

实际上,这一问题涉及到2002年郎酒集团的改制与郎酒一系列商标所有权的买断--业界曾质疑郎酒方面以极低的代价取得相关商标、专利所有权,汪俊林也一度因为这个历史问题而"协助调查",这意味着其中的过程与因由极其复杂。值得注意的是,在证监会相关上市程序以及要求中,"历史沿革、股权结构"是重要审查事项,这意味着郎酒此次的上市进程中,这一历史问题会被再度仔细审视。(原文标题:长跑14年 这次郎酒IPO会如愿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