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万里酒柜

遗失的葡萄酒(第十九章)

发表于:2022-12-03 作者:万里酒馆编辑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12月03日,波尔多为今天法国吉伦特省首府,属于法国西南部阿基坦地区。早在公元前300年,凯尔特人便在此筑城定居。公元前60年左右,古罗马人在此建立港口,当地的土壤和得天独厚的海洋性气候尤其适合酿酒葡萄的种植和生长

波尔多为今天法国吉伦特省首府,属于法国西南部阿基坦地区。早在公元前300年,凯尔特人便在此筑城定居。公元前60年左右,古罗马人在此建立港口,当地的土壤和得天独厚的海洋性气候尤其适合酿酒葡萄的种植和生长,古罗马人开始在此地经营葡萄园,利用港口的便利向驻扎在西班牙和不列颠的古罗马军团提供葡萄酒和其它生活必需品,葡萄酒的生产与消费一度繁荣。

遗失的葡萄酒--从古典时期到地理大发现的世界葡萄酒文明演变史

(第十九章)

第八幕·中世纪葡萄酒文明的骄傲--法兰西玫瑰(五)

公元475年,西罗马帝国覆灭,日耳曼人大量涌入,起初这些蛮族对古罗马文明弃如敝履,葡萄酒对于他们来说并非必要,另一方面,波尔多不仅是位于欧洲西南部与中部之间的关口,还具有连接西非最近的港口,其战略地位引起各王国之间的征战,致使波尔多深陷兵灾,数度易主。最严重的一次是在732年,波尔多遭到了来自西班牙的阿拉伯军队的洗劫。此外,在8世纪出现的维京海盗对欧洲沿海地区进行了长达两百多年的骚扰,他们不仅掠夺财富,还大肆屠杀教士,烧毁修道院,沿海地区的居民不得不内迁。这一切使波尔多本地的居民虽然还在从事的葡萄酒的生产,但该地区的葡萄酒自罗马帝国时期逐步积累起来的声誉渐渐成为历史。

埃莉诺离婚案

公元1137年,阿基坦公爵继承人埃莉诺与法国卡佩王朝王子路易(即后来的路易七世)在波尔多举行婚礼,当时的波尔多大主教为二人的主婚人,这是一场政治婚姻,婚姻的幕后操纵者是当时的法国卡佩王朝国王路易六世,他招艾莉诺为儿媳的目的是使整个阿基坦地区并入法国版图。然而,各自不同的成长背景使得婚后作为法国王后兼阿基坦女公爵的埃莉诺对丈夫路易七世感情冷淡,埃莉诺成长于充满吟游诗人的法国南部宫廷,性格活泼,而路易七世从小在修道院里长大,发自内心对天主教精神的狂热追求让他无心顾及儿女私情和歌舞饮食。

艾莉诺戎装图:公元1146年,在西多会修士圣伯尔纳劝说下,路易七世组织了第二次十字军东征,艾莉诺带了一队由女子和随从组成的骑士兵团随夫出征,然而,一次行军途中随队的十字军因艾莉诺随从的误导而与大部队分开,并遭到了穆斯林的猛烈袭击,此次被袭十字军损失惨重,众贵族在事后把责任推到了艾莉诺本人身上,因为她出征带了不少华贵而笨重的行李,恰在此时,艾莉诺又和她的叔叔传出绯闻,路易因此和艾莉诺吵得面红耳赤,倍感伤心和屈辱的艾莉诺随后公开发表了质疑她和路易婚姻合法性的言论,这次东征后二人选择搭载各自的船只回国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成为了艾莉诺和路易七世离婚的导火索,更要命的是,卡佩王朝之所以能够主宰法国历史达三个多世纪,是因为王朝统治者长期以来高度重视对继承人的培养,而埃莉诺只为路易七世生了两个女儿,王朝的男性继承人一直空缺。终于在1152年,二人长达15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但当时离婚对外宣称的理由是二人是表兄妹,根本不该结婚。离婚不到两个月,埃莉诺与身为法国诺曼底公爵兼安茹伯爵的亨利结婚(这二人其实同样存在血缘关系,亨利比艾莉诺还小13岁),亨利在1154年成为英格兰国王,建立金雀花王朝,即亨利二世,而埃莉诺则成为英格兰王后,这一次英格兰王室获得了丰厚的嫁妆--整个阿基坦公国,以及这里出产的优质葡萄酒。波尔多的葡萄酒在经过数百年的销声匿迹后,再一次出现在英格兰,只不过现在这里的葡萄酒消费人群不再是曾经的古罗马军团,而是早期迁至此地的央格鲁撒克逊人后裔,然而,此时的波尔多还面临另一个葡萄酒贸易强敌--同属阿基坦版图内的葡萄酒产地拉罗谢尔。

和波尔多相似,拉罗谢尔同样有着便利的港口和多年的葡萄酒酿造历史,但在地理上距离英格兰更近,而且在埃莉诺眼中,拉罗谢尔的地位远比波尔多重要,要击败拉罗谢尔,占据英格兰葡萄酒市场的大头,波尔多人除了要不断提升自己酒的品质以及努力讨好英格兰王室以外,还需要等待时机,而这个时机,一等就是70年。

左图:艾莉诺和法国王子路易(图中蓝袍金冠者)在波尔多完婚;

右图:艾莉诺和英国王子亨利,二人之间的感情默契据说在艾莉诺尚是法国王后时就已经滋生

1453年,世界葡萄酒文明史大转折

早在埃莉诺改嫁英国国王时起,英法两国之间就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亨利二世在作为英格兰国王的同时还统治着大片法国的土地,他本人是法国的诺曼底公爵、阿基坦公爵和安茹伯爵,只要政权稳固,他的子子孙孙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这些法国领土上的合法领主,加上他与埃莉诺的婚姻,造成了亨利二世与路易七世之间的仇怨,使得金雀花王朝和卡佩王朝之间征战不休,这种仇恨在亨利二世和路易七世的儿子们身上得到最大的体现。1224年,法国人乘着腓力二世的余威("尊严王"腓力二世在1223年去世,他在位期间收复了大片英国人在法国占领的土地,参见中世纪法国篇),决定继续打击还在法国土地上的英国人,此时的拉罗谢尔站错了队,向法国人屈服了,而波尔多人则在同一时刻向英格兰王室表达了自己的忠诚,雪中送炭给英国人带来的感动远远超过和平时期的锦上添花,在承受了无地王约翰在位时期法国地区领土的大片沦丧之痛以后,波尔多人对英格兰王室宣示忠诚的行为无疑给英格兰贵族们打了一剂强心针,从此波尔多葡萄酒开始在英格兰盛行起来,而拉罗谢尔葡萄酒的时代则渐渐远去。13世纪中叶,英格兰王室的葡萄酒有3/4由波尔多地区提供,巨大的市场需求反过来刺激了波尔多地区酿酒葡萄的种植和葡萄酒的生产,酿酒师开始对酿造工艺提出改良,以获得更加优质的葡萄酒。1453年,法军击溃英军主力,驻扎在波尔多的英军最终投降,法国人收复除了加莱以外的全部领土,百年战争以法国的胜利宣告结束,从此以后,波尔多葡萄酒开始印上"法国制造"的标签,在整个法国境内顺利流通。

左图:公元1453年,法国人收复波尔多

右图:公元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陷

公元1453年对于世界葡萄酒文明史的影响远非一场英法百年战争的结束所能描述,也就是在同一年,伴随着奥斯曼土耳其人一次次巨炮的猛攻,拱卫基督教世界长达700多年的东方大门君士坦丁堡被穆斯林打开,伫立了近千年的古老城墙轰然倒塌,整个泛地中海地区往后400多年的最高话语权落到了一个伊斯兰强权国家手中,在这个国家境内(大部分东欧、西亚北非地区,整个爱琴海地区),乃至这个国家影响力所及之处(如意大利半岛一些靠海地区),葡萄酒对于人们的宗教意义已经大打折扣,不错,在漫长的时间里,人们已经把葡萄酒当做了本地一种非常普通的水果饮料,或者仅仅是土特产。然而,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虽然压制了境内及周边地区葡萄酒的发展,但却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一大批葡萄酒新世界的出现,这是后话,请参见后期的葡萄酒新世界史。

百年战争后的英国虽然失去了波尔多,但是从1224年到1453年的整整200多年时间里,波尔多一直被英国控制,可以说哪里有英国人,哪里必有波尔多的葡萄酒,这份波尔多情怀,在英国人心里成为了永恒。

0